深山“寻宝”人

发布时间2015-12-07 阅读次数:

 

几经周折, 11月5日,记者终于在昆明理工大学的实验室里见到了省政协委员、九三学社社员、昆明理工大学国土资源学院教授韩润生。
   不是在矿山上,就是在去矿山的路上,或者就是在实验室里搞研究、开研讨会。韩润生很忙,也就是在这样无止境的忙碌中,韩润生研究出一套独特的找矿体系,让一个个资源危机矿山“起死回生”。
学生眼里的“牛人”
    “我第一次见到韩老师的感觉就是他很忙碌,我到他办公室报到的时候,他抬头和蔼的和我打了声招呼就低头继续弄电脑了。”今年刚就读博士的刘飞说,自己的本科、研究生都就读于昆明理工大学,韩润生能够成为他的导师他觉得很幸运,因为韩老师是有色金属行业和云南地质行业有名的“牛人”。
    黄汲清青年地质科技奖,是青年地质最高层次的地质科学技术奖,是多少年轻地质人不懈的追求,韩润生于2006年就获得过此奖。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云南省跨世纪中青年学术和技术带头人、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计划”入选者,这些在刘飞看来都是韩润生作为一个“牛人”的标志。
    “荣誉只是属于过去,是鞭策我不断前进的动力。”而在韩润生眼里荣誉是这样的。
    “知识渊博、诲人不倦”这两个词学生常用来评价作为老师的韩润生。很多时候,地质专业课程实践性强,不管是野外,还是在课堂,只要是学生提问,韩润生都是有问必答,而且还要对上课的内容不断进行总结。
    “上他的课感觉到压力很大,不仅是学业的艰苦,韩老师严谨的教学态度,有时候是非常严厉的,有时就像批评自己的子女。”刘飞说,这种“望子成龙”的心态,越和韩老师相处久了感受越深。
    在教学方面,韩润生非常注重人才培养。他所理解的人才必须要热爱祖国,具备对社会存有感恩之心,有学术道德,有积极进取的品质。此外,还要有吃苦耐劳的精神,踏实的作风,善于总结归纳的习惯,有较强地与人交流能力,当然最关键的是有奋斗目标。“实实在在做人,踏踏实实做事,静心做学问”,韩润生经常对身边的年轻教师这样说。
痴迷工作的“钢铁人”
  韩润生原籍陕西武功县,1982年报考大学时,他报考的前两所大学,是昆明工学院和西安地质学院。对地质的着迷,开始于中学时,当韩润生第一次接触地理,出生于陕西的他忽然对秦岭有了别样的兴趣,总认为在那山峦起伏的地方一定藏着“宝藏”。而且那时学习地质专业是享有国家补贴的,这些促使韩润生毅然报考地质专业。
    考上大学,学的是矿山普查与勘探专业(现改为资源勘探专业),云南得天独厚的矿产资源优势让韩润生就是觉得很有“整场”,感觉能够从中找到神奇的东西,自己变成了一个“探宝藏”的人。 
    孙家骢、金世昌等教授,陈庆宣、翟裕生、刘从强院士,说起当初在业务上给了他指导的恩师们,韩润生充满了感激之情,除了过去老师们的教导,韩润生身边的团队也让他感觉很振奋。
    李文尧教授和韩润生在上世纪90年代就一起合作开展找矿项目。李文尧说,在工作上韩润生就是个拼命三郎,别人干到十二点,他经常干到一两点。所以大家有时候开玩笑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问韩老师就知道,他就是钢铁人。”
    昆明理工大学国土资源工程学院30岁的副教授王加昇有一次和韩润生一起去4200多米海拔的川西北山区探矿,当时天上下着小雨,住的又是牛棚,一天到晚只喝了一杯牛奶。“当时我觉得自己快扛不住了,但一看韩老师吃了两个洋芋继续干,我也不好意思休息了。” 王加昇说,从韩润生身上,他看到了科学家不怕苦的精神,也勉励着自己要更加努力。

    在野外工作的条件十分艰苦,很多时候,韩润生要带着学生和研究团队的人员爬高山、下矿洞。爬着讲,蹲着“走”,跪着观察、记录、采样。很多时候中午一般在坑道里找块石头坐下短暂休息,啃啃馒头就算是一顿午餐。而且每次上山都要带着干粮和地质工具,每天傍晚背着沉重的样品返回。在野外工作的时候也是如此,于是“早上背馒头,中午蹲山头,晚上背石头”成为了韩润生工作状态的形象写照。
资源危机矿山的“救星”
  韩润生主要从事构造成矿动力学与隐伏矿定位预测、构造地球化学的科研与教学工作。深部找矿的成功非一日之功,是知识的积累,智慧的结晶,更是汗水的凝聚。多年来,在云岭大地、黔西南、川西南等多个矿山都留下了韩润生所带领团队的足迹。
    在实验室里,记者看到一份“云南昭通毛坪铅锌矿床深部及外围隐伏矿找矿预测及增储研究”的研究成果报告,这份报告记载着韩润生的团队和云南驰宏锌锗有限公司合作在毛坪铅锌矿床深部及外围取得重大找矿突破,该成果获得了2014年度中国有色金属科技进步一等奖,正准备去北京领奖。
    但在找矿方面,韩润生最难忘的还是1998年至2001年进行《云南会泽麒麟厂铅锌矿矿床深部找矿预测研究》科研课题,在会泽铅锌矿深部及外围发现大型富铅锌矿体的事情。
    云南会泽铅锌矿,作为我省当年的四大矿业基地之一进行建设。但经多年开采,上世纪末矿产资源储备告急。寻找接替资源,延长老矿山服务年限,对会泽铅锌矿的可持续发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韩润生通过与云南驰宏公司会泽矿山科技人员的共同努力,先后发现8号、10号等矿体群,在矿山深部和外围拱新增铅锌金属储量超过了350万吨,潜在经济价值巨大。按会泽矿现有采冶能力,可以延长矿山服务近20年。最终,在韩润生等人的正确判断下,研究成果带来的不仅是潜在的巨大的经济效益,而且是一份宝贵的理论创新和一笔可贵的精神财富。
    在韩润生带领的团队与矿山科技人员紧密合作,使会泽铅锌矿、牟定铜矿、彝良铅锌矿、易门狮子山铜矿、大姚铜矿、核桃坪铅锌矿等一个个老矿山重新焕发生机。
生态矿业发展的“倡导者”
  1994年,正在就读博士的韩润生在老师的介绍下加入了九三学社,多年来积极结合自身工作实际参与九三学社云南省委的课题研究,提出了尾矿、贫矿充分利用,和谐发展生态矿业等建议。
    2013年,韩润生成为了云南省第十一届省政协委员。除了结合本职工作,他还提出了关于研究生培养、交通方面、学校团队建设等方面的建议。
    而没有成为政协委员前,韩润生也在积极以九三学社社员的身份参与建言献策。省政协十届一次会议上,他撰写的《关于鼓励利用难处理贫矿和尾矿资源走生态矿业和谐发展之路的建议》成为了九三学社云南省委的大会交流材料,并以集体提案的形式提交全会。
    韩润生认为,充分利用贫矿和难处理矿是大势所趋,是合理利用资源和保证生态环境可持续发展的两全之策。他认为,加大尾矿和难处理贫矿的利用力度,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我国矿产资源危机和环境恶化的局面,扩大我国的矿产资源基础,促进矿业循环经济的发展,最终缓解经济社会建设对资源的约束。
    当年,韩润生提交的关于贫矿综合利用的提案得到了很好的落实,今天,绿色矿业已经深入人心。
    2014年,在参加省政协组织的关于我省绿色矿业的调研,今年省政协组织的关于我省自然保护区管理的视察时,韩润生均提出了很好的建议。(转自云南政协报)

联系电话 0871-5191410 电子邮箱:klgtzb@163.com统战QQ群:37354941
Copyright(C)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昆明理工大学 党委统战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