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挑战高峰 勇于超越自我——记中国民间无氧攀登先驱卢水牯

发布时间2016-04-15 阅读次数:

 

他是中国民间无氧攀登的先驱,他成功实现无氧攀登世界第八高峰——马纳斯鲁峰,创造了中国人60年以来民间无氧攀登8000以上高峰的记录,他是我校国土资源工程学院的卢水牯老师。

今天,记者将带你认识这位测绘专业的登山先锋!

测绘专业让他与登山结缘

1997年来自江西的卢水牯考入昆明理工大学国土资源工程学院测绘工程专业,本科毕业后继续攻读研究生,并于2004年留校工作。从2002年起他开始承担一些测绘项目,完成测绘数据的采集需要攀登无数的山脉,无论山有多高、有多陡峭,卢水牯都要登上去,11年的工作中他与登山结下了不解之缘,爬遍了云南大小山脉,锻炼了身体,积累了登山经验,也爱上了登山这项运动。

卢水牯说:“登山是艰难的,这是一项高强度的户外运动,无论对于肉体还是精神,都是一种折磨和历练,但每次的历练都会让自己成长,让意志力得到不断的提升。登山是快乐的,在山上可以享受着烈日阳光的直接照射,爬着山,大口大口地吸着新鲜空气,听着沿途的鸟鸣,看着各种各样的小花,闻着花香,迈开步伐,大滴大滴的汗水不断从额头渗出,有时全身都被汗水浸透,虽累,但站在山顶的那一刻无比开心,会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正是出于对登山的热爱,20143月他正式成为一名户外登山爱好者,从此,在工作之余,卢水牯开始不断挑战高峰,短短1年的时间,他登上了海拔4400的碧罗雪山、海拔5396的哈巴雪山、海拔6168的雀儿山……攀登哈巴雪山时,卢水牯不仅超越了其他登山者,还把当地的藏族向导也甩在了后面,攀登雀儿山时,在同行的70余人里,他以第二的速度成功登顶雀儿山,这两次挑战中游刃有余的表现让他对自己的实力有了信心。于是,在朋友的推荐下,他决定挑战世界第八高峰——海拔8163的马纳斯鲁峰。

挑战极限是他执着的追求

据统计,2003年之前攀登马纳斯鲁峰的死亡率高达26%,就是说每4个登山者中就有1人丧命,截止至2013年底的统计,马纳斯鲁峰的死亡率仍高达10%以上。1972年,一支韩国登山队在东北壁路线攀登时遭遇雪崩,15人遇难,其中包括10名夏尔巴协作。2012年发生的雪崩造成9名登山者遇难,另有3名失踪。家人知道卢水牯决定要攀登马纳斯鲁峰后,强烈反对他这次的攀登,但他坚持要去完成这项挑战。他说:“人的潜能是无限的,我喜欢不断挑战自己的极限,不断的挖掘自己的潜能。以前觉得攀登8000的高山完全是不可能,离我很遥远。在成功攀登5000米,6000米级的山后,自己觉得应该去挑战8000米的山!”

卢水牯从不打没有准备的仗,在报名攀登马纳斯鲁峰后,从2015年的4月底开始训练,几乎每天坚持负重爬楼梯100多层。一直坚持到8月底,在4个月中,他把量慢慢加大到一天连续爬楼梯200多层。

去年9月,他启程前往尼泊尔,与来自世界各地的100余名登山者一起向马纳斯鲁峰发起冲击。

在大本营拉练途中,他结识了几个外国人,当发现他们计划采取的是无氧攀登的方式,卢水牯开始思考:“我在拉练过程中并不比他们差,为什么他们可以无氧攀登我就不可以呢?”于是他又一次决定挑战自己的极限:计划无氧攀登。所谓无氧攀登是指在没有氧气瓶等供氧装置的情况下攀登,要想无氧攀登上一座海拔8000的高山困难之多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海拔达7500以上时氧气含量仅相当于海平面的1/3,如此稀薄的氧气导致登山者随时可能因大脑缺氧而引起急性脑水肿,一旦发作23分钟内便会丧命,而雪山上有些地方冰雪坡度达70度以上,体力付出越大,需要氧气越多,因此60年来中国民间登山者攀登8000以上的高峰一般都不敢尝试无氧攀登。

攀登途中由于天气、环境恶劣,巨大的暴风雪和冰裂缝使近一半登山队员攀登至6500米后选择了下撤,而卢水牯所在的队伍没有放弃,依然选择了坚守和等待天气好转后冲顶。他最终依靠超强的体力、忍耐力、意志力成功实现无氧登顶马纳斯鲁峰。

“坚持”二字是他成功的要诀

谈到自己是如何成功登顶8000的高峰时,卢水牯说了两个字:“坚持”。当爬到海拔约68007500时,背着氧气装置的向导可以小憩一会儿,而他根本不敢睡觉,就怕一睡着就再也醒不过来。雪山上零下几十度的温度,冷空气吸入肺部相当难受,他坚持着,长时期供氧不足,手指脚趾已变得麻木,他坚持着,脸上的皮肤被暴风雪冻裂,他还是坚持着……正是一路上的坚持让他成功登顶。在海拔8000的山峰,由于缺氧、体力透支等因素,正常的成年人大约只有6岁儿童的智力,有的还会发生失忆、断片的情况。卢水牯说:“我对当时登顶的情形还算记得清楚,登上顶峰,一个外国人曾在我眼前伸出手指比划,让我读数,判断我意识是否清醒,在顶峰我们几个先锋队员待了约20分钟后,我把印有‘昆工’字样的旗子拿出来,让它飘扬在8163米的巅峰,让更多的人认识昆工,让大家为昆工人感到骄傲”。

在卢水牯看来,“坚持”仅仅是成功登顶的基础,能否安全下撤返回大本营的更是关键。因为对于登山者而言,下撤的过程更加艰难,登顶后体力已到达极限,在下撤的过程中往往无力再坚持,这正是为何遇难者中约70%是死于下撤的过程中。在这次攀登的过程中一名来自奥地利的同伴在成功无氧登顶并下撤到7500米的营地后因体力透支永远躺在了那儿,来自法国的同伴也得了高山脑水肿差点丢了性命。卢水牯回忆到:“在攀登至7400米的C4大本营附近,遇到了1具遇难者的遗体,遗体用睡袋包裹着,旁边是已被风雪破坏得破烂不堪的帐篷;由于我和几个国外攀登者在这次攀登过程中是先锋队,自从2015年大地震以来,7500米以上没有人上去过,根本不清楚路线情况,能否成功登顶大家心里都没有底。在7500米以上无论是向上攀登还是下撤,途中都没有引路绳,一个接一个的陡峭的冰雪坡,有时都感觉到绝望,但唯有坚持,也必须坚持下去。有时候实在走不动了就一屁股坐到地上,一点一点地往下挪;有一两次都差点滑坠,但最终我通过毅力坚持了下来,并安全下撤到大本营”。

不论是攀登时遇到的困难,还是下撤途中的险阻,卢水牯都凭着自己顽强的意志战胜了自己。他说,不仅仅是登山,不论做任何事,包括学习在内,都要记住“相信自己行”和“坚持”,只有竖立强大的自信心加上一颗永不放弃的心,做什么事情都一定能成功!对卢水牯来说,不断挑战极限是他的坚持,他的下一个目标是珠穆朗玛峰;秉承昆工“明德任责,致知力行”的校训和昆工人的红土精神是他的坚持,他下定决心有一天让昆工的旗帜飘扬在世界之巅!让我们一起为这位测绘专业的登山先锋加油,让我们一起为这位为了梦想坚持不懈的昆工人喝彩!(转自昆明理工大学学报)

联系电话 0871-5191410 电子邮箱:klgtzb@163.com统战QQ群:37354941
Copyright(C)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昆明理工大学 党委统战部